2014年铜川发展论坛第4期

作者:办公室 更新时间:2014/4/25 16:50:51 来源:铜川市人民政府研究室 【字号: 】 浏览
本期要目
 
 
【发展研究】
主动融入丝路经济带  促进文化旅游大发展
 
 
【信息参考】
2014年全球经济五大挑战
 
 
 
【发展研究】
主动融入丝路经济带
促进文化旅游大发展
铜川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相红霞
       【编者按】4月19—20日,由省决策咨询委员会、省政府研究室、省社会科学院、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等有关部门共同举办的第八届大关中发展论坛在西安举行。我省及甘肃省政府有关部门,省属各地市政府、重点区县政府有关部门和甘肃省天水市、庆阳市、平凉市等政府有关部门的领导及专家、学者、企业代表约150人参加了本届论坛。本届论坛以“大关中城市群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建设”为主题,围绕如何抓住历史机遇,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如何促进大关中城市群做大做强,更好地发挥其对关中—天水经济区和西部大开发的辐射带动作用,进行深入研讨、建言献策。铜川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相红霞应邀出席论坛并作了演讲,介绍了我市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优势和构想。本刊予以刊登,供读者参考。
 
       2013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构想。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是新时期党和国家的重大部署,是对加强区域合作及共同繁荣作出的顶层设计,是加快向西开放战略的新举措,也是加快西部发展的新路径。纵观古今,铜川与古丝绸之路有着密切的关系,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是有一种难以割裂的地缘关系。铜川古称同官,地理区位非常重要,金锁关“雄关天堑”,成为大关中的天然屏障。早在夏商时期,铜川即隶属于古雍州,之后多个朝代都属京畿之地,处于古丝绸之路的地理范畴。铜川市政府所在地耀州区,《陕西通志》描述这里“东连冯翊,南肘长安,关铺之襟喉,延庆之腰膂”。《耀州志》讲“耀州在漆沮间,于帝王都最近,观风者谓有丰镐之遗焉”。说明自古以来,同官与长安地理相连,风俗相通。历史发展到今天,从全国经济板块划分看,铜川属于关天经济区次核心城市,不论从历史文化的角度,还是从地缘政治、经济、文明的关系上看,铜川都应自然地纳入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范围之内。
       其次是铜川有一个重要的丝绸之路文化符号——玄奘与玉华宫。唐贞观元年(627),中外文化交流的杰出使者和世界文化名人,被鲁迅先生誉为“民族脊梁”的玄奘,从长安出发,历尽千辛万苦,到印度取经,645年回到长安,取回经书657部。此后,他奉旨在长安弘福寺、大慈恩寺和西明寺译经。因“京师人众,竞来礼谒”而不能专心译经,玄奘想起太宗皇帝召他去避暑的玉华山,是个可以静下心来译经的理想场所,于是,暮年的他带领一批弟子,远行300多华里来到玉华寺,开设译场,用生命最后四年的时光,译出佛经14部682卷,占一生译经1335卷的一半以上,并创建了佛教流派“法相宗”。玄奘译经、创宗、弘法、圆寂的玉华宫,现在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4A级旅游景区,设立有玄奘纪念馆,收藏展出一批与玄奘有关的珍贵文物。因为有了玉华宫,有了玄奘,也使铜川拥有了古丝绸之路上一个重要的文化符号。
       第三是铜川有一块古丝绸之路上历久弥新的活化石——耀州瓷。铜川有我国六大窑系之一的耀州窑,创于唐,兴于宋,以黄堡镇为中心,号称“十里窑场”,辐射带动北方瓷业。耀州瓷工艺成熟、品种多样,尤其青瓷堪称翘楚,内供朝廷,远销世界各地,是古丝路经济的重要贸易产品之一。如今,耀州瓷烧制技艺已列入国家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黄堡镇建有全国规模最大的古陶瓷遗址博物馆。正在建设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陈炉古镇将再现“炉山不夜”的历史盛况。千年炉火,灼灼不息,将成为丝路经济带上东方陶瓷生产的活化石。
       铜川主动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切入点是文化旅游。铜川虽然只有3882平方公里,但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文风蔚然,名家辈出,文化遗产丰厚,旅游景点独特。
       早在远古时期,被尊为“蚕丝之祖”的黄帝妻子嫘祖,便在铜川市的宜君县境内教民栽桑养蚕,抽丝织帛,肇造衣饰文明,宜君龟山上旧有嫘祖庙。夏商时期,彭祖隐居宜君县彭村,享年120岁。春秋战国时期的思想家和战略家鬼谷子隐居于宜君县云梦山,他才识卓越,通晓治国、外交、用兵、医药、天文、推术等,培养出了著名的战略家苏秦、张仪和军事家孙膑、庞涓。今日云梦山已成为渭北地区著名的旅游景点。
       到了秦代,铜川出现了对爱情忠贞不渝的贞烈女子孟姜女,相传她是同官孟家塬人,她千里寻夫、哭崩长城、滴血认骨、大义凛然。孟姜女的故事已成为我国民间四大神话传说之一,在铜川境内现有哭泉、女回山、姜女祠等历史遗存,千百年来感动着文人墨客和善男信女。
       西晋初年,铜川出了一位著名的政治家和思想家傅玄,他官拜太仆,重农爱民,其代表作《傅子·内篇》充分体现了“国以民为本”的思想。
       苻秦年间,观音菩萨化身——妙善公主坐化大香山真身洞,从此开启了香山寺院建设。历经千百年来僧俗共同努力,形成了白雀寺、龙泉寺、圣果院、永善堂、崎峰洞等佛教建筑群。大香山是禅、教、律、密、净五宗同修的观音真身道场,以菩萨灵异而闻名遐迩,素有“南普陀、北香山”的盛名。尽管全国有多处山峦(峰)都冠名为香山,但这里仍被佛院众生视为香山之首。
       唐朝是我国历史上一个强大而繁荣的时代,尤其是盛唐时期,丝路经济文化与技术交流空前活跃,这时的铜川有三位重要的历史人物需要提及。首推药王孙思邈。他是我国古代三大名医之一,著有被誉为我国历史上第一部临床医学百科全书的《千金方》,他的医德、医药、医方、养生长寿倍受推崇,唐太宗李世民赞颂他“巍巍堂堂,百代之师”。在民间流传有药王降龙伏虎、引线诊脉、葱叶导尿、发明火药等许多神奇的故事。孙思邈晚年隐居铜川药王山,活了141岁。药王山经过历代修葺,古柏森森、殿宇巍巍,石刻精美,是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4A级旅游景区,药王山庙会也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药王文化是国之至宝。第二位是唐初的政治家和史学家令狐德棻。他历经隋唐两个朝代,编有《周史》,参与了唐前八史的编撰,在中国史学史上写出了灿烂的一页。第三位是柳公权。他从学习王羲之书法入手,后兼学当朝各家笔法,特别是钟情于欧阳询和颜真卿书法的学习,使他的书法,结字险中生态,运笔一波三折,逆锋起笔,“方、圆”兼用,字体劲健挺拔,成为唐代书法艺术的集大成者。“柳体”在我国书法史上具有很大影响,当时民间便有“柳字一字值千金”的说法,“公卿大臣家碑志,不得柳公权手笔者,人以子孙为不孝”。
       北宋时期铜川又出了山水画家范宽。他是北宋山水画三大名家之一,被2004年美国《生活》杂志评为上一千年对人类最具影响的百位人物之一,列59位。他的画作,给人以气势宏大的感觉。如今流传下来的有以照金丹霞地貌为原型的《溪山行旅图》、《雪山萧寺图》、《雪景寒林图》等,件件都是旷世之作。
       到了近代,铜川成为一片红色革命的热土。20世纪30年代,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打土豪、分田地,浴血奋战,创建西北第一个山区革命根据地——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从此,红色革命的光芒照耀了整个大西北!现在红色照金小镇上,建设有雄伟壮观的照金革命纪念馆、薛家寨革命旧址、陈家坡会议旧址,以缅怀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吸引着八方游客,成为享誉全国的一道红色旅游风景线。
       目前,铜川的资源型城市转型试点和国家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中央和省委、省政府对铜川转型发展高度重视,赵正永书记亲自担任促进铜川资源型城市转型领导小组组长,26个省级部门和单位与铜川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形成了强大的合力。我市在转型发展战略、规划和实施步骤上也明确了在调整工业经济结构,培育新兴产业的同时,高度重视依托文化资源优势,促进文化与旅游产业的融合,发展现代服务业,发展中医养生休闲产业,以此为突破口,实现建设全国知名休闲养生城市的目标。
       主动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是铜川科学发展的又一难得历史机遇。通过发挥优势,包装项目,积极对接,参加文化旅游与经贸交流合作,有利于学习先进的发展理念,加快文化产业发展,提升旅游景区和产品品位,提高对外开放的水平。为此,我市将抢抓机遇,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发挥文化资源优势。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是铜川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软实力和硬支撑,要切实做好发掘研究和传承保护工作,树立永续利用的理念,通过文化自信和文化创意,推动文化资源向景点、项目、产品、品牌转化。针对铜川旅游文化多样性的特点,既要注重结合,又要突出重点,这样才能体现出文化的历史感和时代感,增强文化的吸引力和感染力,使文化旅游产业不断发展壮大。
       加大宣传推介力度。旅游作为一种“眼球经济”,应当抓住众多旅客的“眼球”,让他们不会产生审美疲劳。我们要打好丝绸之路文化牌,就要大力宣传铜川独特的旅游看点和亮点。前提是认真策划、精心设计,建设好照金香山、玉华宫、药王山、陈炉古镇等景区,打造品牌,提升服务,不断扩大铜川旅游在丝路经济带上的影响力。
       推动西铜一体化建设。打造丝之路经济带新起点,离不开兄弟地市的共同参与。旅游合作是全面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重点工作,我们要按照规划先行的原则,围绕产业发展和重大基础设施建设,促进资金、技术、人才等方面的合作,推进西铜一体化进程,努力实现与西安的优势互补、协调发展。近期,要利用西安旅游的品牌效应,积极引导向北拓展,规划好精品旅游线路,共建西铜文化旅游圈。
       加强合作交流。积极参加与丝绸之路有关的各项活动,借助平台、展示形象、推介产品、洽谈项目、交流信息,谋求发展。根据丝路经济带发展的新趋势,加强丝路经济带政府间的合作,积极探索与沿线城市的合作机制和形式,在规划衔接、政策协调、项目建设等重大问题上及时协商沟通,形成共识,推进落实。
在此,建议在全省丝绸之路经济带规划中把铜川市纳入其中,并给予政策、项目上的支持。
共建丝路经济带为内陆城市扩大开放、加快改革和发展提供了新的契机,让我们携起手来,打造丝路经济带新起点,共创丝路经济带的美好明天
 
【信息参考】
2014年全球经济五大挑战
       陈凤英在《小康·财智》上撰文,分析2014年全球经济的风险与挑战,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美国的量化宽松要真真实实地退出,这个退出过程中,全球资本将加速回流美国,新兴市场国家将可能面临资本外流,泡沫进一步破裂的风险。有人统计说,这5年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已经放出5万亿美元,其中4万亿美元流向新兴市场,一旦量化宽松退出,这部分资本一定会相当比例回流美国。实际上,去年的7月、8月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外流量其实很少,但这些国家还是出现了货币贬值,为了减少这种资本外流,这些国家原本应该降息,但却不得不改为了升息。
       2014年,新兴市场依然是个风险年,它的日子不会好过,一条主线就是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退出,因为这影响着国际资本的流向和大宗商品的价格,这样直接影响着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走势。不过,不好过不等于衰退,不等于危机。我认为,只要中国不发生危机,个别新兴市场国家出现危机也不会引起新兴市场国家整体危机。2014年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第一年,我们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保证开局的顺利。
       第二,日本“安倍经济学”成败问题,一旦流产,或引发日本债务危机与银行系统性危机,亚洲国家首当其冲。“安倍经济学”的前两支箭给日本经济带来了短暂的“蜜月期”,但第三支箭“结构改革”却已陷入了僵局,改不动了。日本的产业空心化严重,资源紧缺,尤其是大地震后核能停止使用更是加剧了它的能源压力,再加上日本人口的老龄化问题,它的经济结构调整非常困难,受到很多限制。
       第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突然滑落的风险,这将引发新兴资源出口国家支付与国内资金链断裂风险。
       第四,全球超大排他性区域自贸安排,如TPP和TTIP等,将使全球市场碎片化,规则制定垄断化,全球化进程遭遇新挫折。
       第五,亚洲地缘政治尤其是地缘安全风险。人是有理性的,但也有可能判断失误,擦枪走火。这是亚洲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风险。(郑雁摘编)
 
 
 
 
       地    址:铜川市新区正阳路九号市政府大院3号楼31506室
       联系电话:3280612  E—mail :tcfzlt@163.com
杂志专刊